墨绿色陈国长袍一只

一生寂寥怎堪忆,一身白衣何时洗

【楚路】无解4(完•﹏•)

又名-论小魔鬼出错的时候如何成为好助攻

/对高天原的执念/

/如此草率地完结/


 欢送会接近尾声了,细碎的红色纸屑飘满了地面,熟悉的磁性声线在台上缭绕着钻进耳朵。

 原本有小怪兽给他的支票本撑场面,现在这个剧情里小怪兽不见了,零零星星的几张花票显得越发寒酸。

乐声结束,灯光一暗,楚子航从台上走下来从台下看说不出的冷峻说不出的飘逸出尘,路明非托腮静静看了几秒,这才突然明白过来自己要干嘛,一跃而起,三步并作两步,挡在楚子航的必经之路上。

 “师兄!……”路明非喊出一声,感觉嗓子又开始发干,脑子里斗争激烈。

 让他这个骨子里的屌丝想出办法真是难如登天,哪怕让他说三天三夜的烂话其实也比这容易的多……路明非在心里自我安慰,想当年为了救师姐我还用胸口堵昆古尼尔呢如今把脸丢光算个什么,芬格尔还活得自得其乐呢!

一劳永逸的法子目前在他混乱的脑海里只蹦出来一个……

 路明非的身体像是完全不受自己控制,他上前几步,闭上了眼睛“师兄!我喜欢你!永远不想和你分开!不开玩笑的!”


说完这一句他就后悔了,这说的是什么话简直够让芬格尔掩面叹息了好吗!

太过分了!不仅假心假意还不让师兄泡别的妞,实在太过分了!


一秒钟的寂静,狂轰滥炸的吐槽里,闭着的眼前倒是种种浮现。

比如那天地铁站的尼伯龙根里,两个带着伤的男孩肌肤相接,在血与火里的劫后余生,他扶着师兄的胳膊在心里暗爽有外挂真好;比如在千米深的海下 ,对着舱外成群的龙族亚种,他们开着养猪场和三百斤女孩的玩笑,努力睡死的他悄悄眯着眼睛看师兄是不是端坐在前一动不动;比如在夜里他睁着眼睛数对面那个人的睫毛看着它们微微颤动;比如某个人对着他的旗袍装干巴巴的赞美还挺合身;比如那双好多次让他移不开眼睛的黄金瞳……

 好像,也不是那么完全假心假意……?

 不是个头嘞!小龙女那姿色不还是被干掉得干净利落?


 好像……看着十五岁乖巧可爱会叫路哥哥的楚子航也没那么难以忍受……


 手被突然地握住,路明非打了个激灵,死了死了,难道师兄羞愤交加准备杀人灭口了?

 静静地等待几秒之后脖子上并没有突然一凉,他忐忑到极点,干脆自暴自弃地睁开了眼。

 一双黄金瞳一眨不眨地直直盯着他。

“那我就不用陪你打爆婚车车轴了?”

“师兄,其,其实……”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路明非开始结巴了。

 又有什么说呢?原来楚子航才是深藏不露的那一个,或许在他数师兄睫毛的时候师兄也会心有灵犀?反正是用一千句白烂话也说不明白的事情。

  “其实你开玩笑的?”楚子航面色不变,拉着路明非的手不松开。

 “不不不是……”路明非心里说好槽,盯着在黄金瞳上方闪动的睫毛愣神。


路明非也握住了他的手,闭上了嘴,在墙角的阴影里感觉脸上发烧。

 虽然这奇怪的时空乱流不知何时停止何时消失,虽然奥丁还骑着八足马在高速公路上苦苦徘徊,虽然前路未卜……但是我牵着我的女孩的手了连海枯石烂都不怕……大概就是这么个感觉吧?

 爱也许就是个以为无解的绳结,就像命运根本也许是个无解的命题。

然后一个人的无解和另一个人的相遇,直到海阔天空,直到独辟幽径,直到灯火阑珊,直到柳暗花明。

 ……虽然这不是妞而是个男孩,还是个杀胚。

 杀胚就杀胚,好像也不错,他的面前楚子航的刘海在脸上投下的淡淡阴影越来越近,黄金瞳的颜色映到了眼里。


                        -------------


 当然,两人都没注意到,或者是装作没看见凯撒很是见机地自拐角处折返,嘴里啧啧有声。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