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绿色陈国长袍一只

一生寂寥怎堪忆,一身白衣何时洗

【楚路】无解2


/没有1的/

又名-论小魔鬼出错的时候如何成为好助攻

/对高天原的执念/

看着金发美女可以卧推八百磅杠铃的胸口路明非才反应过来他究竟在那里。但是等等……这不是在他被弹片崩了之后才有的桥段么?莫非老大和师兄一路拖着挺尸的他到了高天原?

 路明非摸了摸脖子,被子弹擦伤的伤口还在,他更加摸不着头脑。按小魔鬼的德行,这次时光之旅肯定不是什么顺利的观光行程。

 同时闯进他的脑海的还有一个名字-那个永远留在井底的红发女孩,上杉绘梨衣。

 “老大,源稚生的妹妹是不是叫上杉绘梨衣来着?”路明非直起身来问凯撒。

“源稚生根本没有妹妹,路明非你是想女孩想出幻觉来了?”凯撒不以为然地吐出一个烟圈。

 难道这一次是绘梨衣被抹掉了,就像师兄曾经那样?路明非心里疑问成团。

 这时候小魔鬼的声音才突然又在他耳边响起,还是五分钱的音效。

“哥哥,逝者已矣,生者……”

一阵滋啦响声之后,又是沉寂。

 怔了一会之后,路明非恍然。

 

 就算他曾经带上千军万马,也换不回小怪兽 ,就算他很怂,就算他一无是处,无论如何也不想再失去那个黄金瞳的杀胚。

 他再也不想过的, 那些一无所有的日子,黑夜孤寂,白昼如焚。

 所以他拼了命也要篡改这荒诞的剧本,解开这道或许无解的谜题。


当然,这剧情不是你想走就能走,几秒钟之后路明非就明白。


“老大,师兄呢?”回过神来之后路明非急忙站起来,脚下一滑,就张牙舞爪地一头磕在了盆边上。

 选择性跳过水剧情也拜托你换个温柔点的方式啊小魔鬼,再度撞晕的路明非在最后一秒想道。

他第二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一眼看到刮好腿毛准备上台的凯撒,饶是老大貌美如花这视觉冲击也不是一般的大,路明非捂眼,小魔鬼你的节操也掉光了吗?

 按这种方式的话,他还没有和师兄说上几句话就已经Gameover了好吗,难道他要一把抱住楚子航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喊师兄你不要离开我让那奥丁在高架桥上孤独终老吧,路明非心里一阵恶寒。

 “Sakura,记得披上你的绿纱衣。”凯撒风情万种地朝他一笑,然后去了台前,留下路明非和他手里那件坠着铃铛的绿色布料相看两厌。

评论(1)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