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绿色陈国长袍一只

一生寂寥怎堪忆,一身白衣何时洗

一只我即将交给老师批改的征文大纲
[日常作死到忘乎所以]

当年稷宫梨花诗酒,白毅赠给息衍一张墨痕未干的诗笺
后来斥候考试息衍偷看白毅试卷,许下阵前相决纵马的誓言
在天启,两位少年开了一家不知名的花店,那是个弄草莳花的夏天
开的灼耀的花朵,他们取名叫海姬蓝
再后来,他们成了名将,音书已断
也忆起,共对赤潮雷骑,素月墨羽,殇阳关
乱世里,烽火燃遍,白毅在息衍剑下永远阖上了双眼
多年之后,已易主的帝都里,息衍夜叹,墨痕已干,箜篌声寒
当年诗笺,换却少年,莫等闲

[我预感到老师看到它时可怕的眼神]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