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绿色陈国长袍一只

一生寂寥怎堪忆,一身白衣何时洗

文风挑战-苏晋安&陈重

[无格式的文风挑战]
[北极圈cp]
[以及堪称惊悚的文风]

【自己惯有文风】
        当苏晋安再次带上写有抓白发鬼的抹额的时候,陈重刚好走到他身旁。
     “去酥合斋么?”
      “不,别打扰别人的郎情妾意了……我现在只想和子仪兄一起追查白发鬼。”苏晋安对陈重轻轻一笑“两个人相爱的时候,总是想腻在一起,恨不得天地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所以现在……白发鬼已经死了。”陈重眼里罕见地显露出杀机。
    然后他对苏晋安展露出最温柔的笑容。

【黑暗文风】

陈重坐在窗边,神色淡然。
“我最快乐的日子……就是这一个多月。”
“是么?不在我身旁,子仪兄倒是快活。”苏晋安挑了挑眉“不怕死么?”
“自从我听说你有个当花魁的妻子的时候我就已经心如死灰。”
“这可由不得你……”苏晋安俯下身把陈重狠狠抵在了墙上,而后拔出陈重胸前的长刀。
他吻住陈重逐渐冰冷的双唇。

【KUSO】

“天罗不是你想抓就能抓~让我帮你我们一起围剿白发鬼~”
  “白发鬼~嘿!白发鬼~”

【翻译腔】

“我最亲爱的同僚,听说酥合斋的酒不错,可否赏光一叙?”
“当然乐意,我最英俊的七卫长……啊,我的星辰呐,你的脸庞令我沉醉。”

【少女或小清新】

卫所的槐树下,陈重和苏晋安看着被树叶剪碎的阳光。
“真美……”苏晋安转过头,对陈重微微一笑,眼里流光闪动“但是……再美也比不上子仪兄的万分之一。”
陈重低下头,想遮掩已经绯红的双颊
“子仪兄,我们就在这卫所里消磨一辈子,好不好?”
陈重扭过头,微不可闻地说道,“好。”

【苏苏苏苏苏苏苏】

“白发鬼!”陈重拦在苏晋安面前 来不及挥刀,胸前被匕首划开了巨大的伤口
苏晋安目眦欲裂,揽住陈重的腰,不顾鸿卢寺卿凄厉的呼救,一刀斩断了鸿卢寺马车的缰绳,飞身上马向卫所飞奔。

【喜欢写手的文风】
[这个……其实是“喜欢写手”的文风…没错我喜欢的是写手~( ̄▽ ̄~)~]

      “子仪兄你等等我哎-”苏晋安一把扯下誓抓白发鬼的条幅“子仪兄我去把酥合斋砸了如何-子仪兄-”
      “你喊什么?”陈重一脸诧异“我只是去观望那风姿绝世风采无双挥金如土人见人爱的平临君而已。”

【向原版致敬】

“为什么晋安你从不怀疑我?”陈重忽然问。
  “子仪兄你是忽然觉得我其实是个不信任任何人的人,是么?”苏晋安笑笑。他笑的时候,眼角的皱纹会细密一些,眼里的孤独也会深刻一些。
  “你不是么?”
  “我是,但是我从不怀疑子仪兄,”苏晋安看了陈重一眼,“因为我的朋友并不多。”
  两个人都沉默起来,漫步而行,干枯的落子在他们脚下破碎,如同行走在一场枫叶色的大雪中。

【感言】
  我在觉得背后一凉颈上一凉心口一凉的同时发觉他们真是天生一对
七卫长五卫长别怪我我给你们多烧几个白发鬼还不行嘛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