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绿色陈国长袍一只

一生寂寥怎堪忆,一身白衣何时洗

【君梅】表白梗

/脑内甜一发//又是粗糙流/

/老父亲在线非暴力撩人/

 

是清爽的初夏,淡淡的槐花香顺着敞开的窗子飘进人的鼻子,案几上书卷摊开。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国师,这句我不太明白。” 太子殿下把手里笔尖尚且湿润的毛笔放下,凑近了他身边也跪坐在席子上的国师。

 “殿下应当勤复习功课了,这句我讲过的。”国师看了一眼笑嘻嘻凑过来的少年,闻着他衣襟上清淡好闻的熏香味道没有挪开。“意思是 具备“上德”的人不表现虚假的有德,因为这种人是真正的有“德”;具备“下德”的人表现为虚假的不离失“德”,其实这种人实质没有“德”的。体现在做事治国上也一样,明白了吗? ”

 “明白。国师这么一讲,我真是豁然开朗。”少年不再端坐,斜着身子,一只手肘支在案几上盯着国师看。

 国师正正坐姿,轻咳一声,指节敲了敲桌面“殿下,坐要端。”

 “可是国师,今日我已经做了两个多时辰的功课。”少年仍旧歪着,干脆把书合上了。

 “也是。那殿下歇息吧,我还有其他事务。”国师轻松地吁一口气,便要从席子上起身。

 “今日上午的功课我都做完了。”太子竟扯住了国师的广袖,已经心不在焉,想着待会第几个摸牌的国师一愣,敷衍地回答了一句。

 “嗯?好。”

 没想到眼前突然光影变换,殿下挡在了他眼前,肩膀的衣料被阳光照着泛起柔和的光,挡住光线的地方投下深深浅浅的阴影。

 “国师,我突然想不起来起一句诗文的下句了,不知山有木兮木有枝的下句是……?”面前的人狡黠地笑了。

 “心悦君兮君不知,殿下还是专心功课,以后再看民间诗文的好。”国师五指一掐,算定今日宜单不宜双,决定第一个摸牌,顺口回答了殿下的提问,答完了才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顿时僵在了坐位上“……殿下?”

  狡黠地笑的少年伸出一只手把国师抵在了墙上,微微俯身,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没想到国师和我心意相通嘛!”

 “呃……殿下……”本来想反驳的国师看着殿下清秀棱角的侧脸和投下阴影的眼睫,略显苍白的脸上染上一点薄红,脖颈上感受到温热的鼻息,一时语塞。

 少年盯着国师略微张开的薄唇,一个俯身贴了上去。

 国师登时瞪大了眼睛,脑海里只剩下鼻尖闻到的请冷冷的熏香味还有比香味还要柔软的触感,一直到那触感消失都没回过神来。

 “那国师先去忙别的事务,我改时再叨扰好了。”少年得偿所愿地还是笑,不慌不忙地挪开身子。

 过了半晌,国师没说话,还是僵硬地别过头去,匆匆忙忙地起身离席。

 片刻之后,少年趴在窗边,嗅着槐花的香味,看着渐渐走远的身影,得意地低低笑出声来。


脑内如果老母亲要表白,大概有某种不可抗力的阻碍,就比如………“殿下,我……我今天有事,你先抄十遍道德经。”

 

评论(3)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