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绿色陈国长袍一只

一生寂寥怎堪忆,一身白衣何时洗

【最佳面膜商】4

【3–http://suizheng245.lofter.com/post/1f35029f_eea989db

/现pa/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铜炉里吧我要熟了我发了啥//讲真我都看不下去了/

/双玄来打酱油/【cp并没进展还是跳吧】


 窗棂间透出微亮的光线,天边泛起鱼肚白。

 一夜被乱七八糟的梦搅得心神不宁,梅念卿在临近醒来的时候好不容易梦见自己在打一桌四缺零的麻将,生平第一次要和了的时候手突然一抖,醒了。

 看着出现在眼前的昏暗卧室和微亮的天边,梅念卿扭了扭脖子,脖子咯嘣一声。他拍着大腿长叹一声,这叫个什么事啊,我差点迎来无比宝贵的人生巅峰的机会就这么可惜地飞了。

 抓过与摔下床进而粉身碎骨的命运失之交臂的手机看看之后,他又发现自己投资最多的一股自前天开始下跌,连续两日跌停。考虑到已经没有多余的资金来控盘,凭他随心买卖一定能活的原则,梅念卿觉得要是价格不再反弹可能就要准备在下一个交易日把这个烫手山芋卖出。

 那股的股东是个大公司,各行各业几乎没有不沾手的,也没见哪个高管突然落马,梅念卿查看那公司的其他几股,发现没大变化,唔,难道是哪个经理突然心情不佳然后恶意压价?莫名其妙。

 也难怪,最近几日忙着四处闲逛跑东跑西,回到家就打牌打到手酸,市面上的行情一点没顾上看。

  想起来灵文告诉过他,平时不忙的时候不用每天去锦衣点卯,需要过去的时候她会主动联系。翻看信息界面没看到灵文的消息,梅念卿吁了一口气,庆幸又偷得浮生半日闲,不用去做临时工。

 天色还没有大亮,梅念卿看了一眼时间,抱着被角准备再度陷进黑甜乡,不巧的是手机信息提醒叮的一声让他不得不把脸从柔软的蚕丝被里翻过来。

 喔,师家的酒宴,那可是全城数一数二的水准,不赴白不赴,梅念卿扫了一眼,随手敲出回应应承下来,心里美滋滋地想念着两个多月之前师家二公子或者说是二小姐的庆生宴上咸味的小糕点。那糕点甜而不腻,咸不失味,绝非凡品。

 

 在灵文店里打杂坐台,或者腻在家里打牌困觉,转眼几天过去,股票也找时机出了手,无事一身轻的梅念卿准备拾掇一下自己就去赴师家做东的宴会。

 这次宴会的主题轻松,吃吃喝喝,拉近一下师家和各个财团的合作,或许还请了以前的老朋友。

  天气开始发凉,但城市中心仍旧一片霓虹,灯火辉映,热情不减。

 梅念卿穿着一身布料挺拔但丝毫不惹眼的西服提前一刻钟到了场,他走进大厅,扫一眼已经到场的各位,没有发现过分熟稔的面孔,才轻松地吁了一口气。

在他 盯着干净得能倒映出人脸的玻璃发愣的间歇里,陆陆续续有人走进来,宽阔的大厅很快被寒暄谈笑声充斥,原本有点冷清的气氛逐渐升温。

 然后音乐声响起,人们都暂停寒暄。梅念卿下意识看向不远处的台阶,鞋跟敲打地面的哒哒响声里纯白长裙的的少女缓缓走下来,一瞬间所有人都屏住呼吸。

 女孩扶着台阶旁的把手停住脚步,伸手把挡住眼角的头发拨到一旁,抬起脸对大家露出矜持但不倨傲的笑容。

好吧, 虽然这位俏佳人看起来怎么都是个毫无瑕疵,并且绝对让人心旌摇动的女孩子,但其实在场的不少高层都知道主持宴会的是偏好女装的师家二公子师青玄。

 是的,我们知道,但是我们不说。

 吊灯柔和的光线下师青玄嘴角上挑着神采飞扬,长睫忽闪,脸颊的柔和线条暴露在灯光里。他一只手搭在扶手上,另一只手捏着高脚酒杯的细颈对大家微微举高,酒液随着动作摇晃。长裙下摆略瘦,灯光在平滑的缎面上波纹一样流淌。师青玄扫视台阶下,朗声开口,致宴会开场词。

 “正值金秋,天高气爽,正适合欢聚畅饮。首先感谢诸位莅临,……我们可谓是有缘千里相聚,为了缘分和今后更加紧密愉快的合作,让我们干杯!”

  他致辞的几分钟里,竟然没有人窃窃私语,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

 红颜祸水,梅念卿打量着师青玄在心里啧啧叹道。虽然不是第一次见,但说实话这个如假包换的女孩确实有足够的资本艳压群芳。他不禁想到,虽然不知情的人也知道他们是兄妹,但两人同时出场的时候还是有人忍不住要yy的情况也是可以理解的,俊男靓女,才子佳人,看上去天生一对,传出点流言蜚语人之常情嘛。这么一想,那师家大公子师无渡常年板着脸也是人之常情,简直是温柔可亲。

 但他也知道这位娇滴滴美少女实际上和娇花不沾什么关系,师青玄为人豪爽大方一点不扭捏,还对各色酒颇有研究。

 下了台阶师青玄就迅速融入了气氛,和前来敬酒的人寒暄一通之后就快步走到正坐在糕点桌前背对着他那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身旁。

 正要走过去寻觅咸味蛋糕的梅念卿一看,小小叹一口气停住脚,最后扫了一眼糕点桌上,纳闷地发现糕点少得出奇,甚至还有两三盘是空的,而且干净得反光。

 角落里那个黑西装的男人也背对着他,直到被师青玄扯着胳膊不得不转身,露出可以称得上英俊的带着棱角的脸来,梅念卿才思索一下,意识到他是房地产公司的经理之一,明仪。

 明仪胃口真好,看了看他手里的碟子,再看了看糕点桌,梅念卿对这个打着黑领带的年轻人的情绪五味杂陈。

 果断转身走掉之后,他还能听到师青玄扯着明仪叽叽喳喳叫明兄明兄,一定要和他去舞池里跳华尔兹。梅念卿回头看了一眼,明仪被师青玄挽着胳膊走向舞池,那桌糕点却在几个弹指间空了一半。而且毋庸置疑地,咸味小糕点一个也没剩下。

 梅念卿惋惜地走向另一边,穿梭在人群中的时候感觉好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连忙重新环顾四周。 他刚偏头,叮当清脆的响声和喧哗里,辉映着把每个角落都照亮的灯光突然全都熄灭,大厅全然陷入突兀的黑暗。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