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绿色陈国长袍一只

一生寂寥怎堪忆,一身白衣何时洗

闲出蘑菇来

 @画羽成殇你懂的    @双陆 /名字倒置然后你懂的/


 轩文坐在墙头上冲着衣宛笑,然后叫住了她,“哎,我给你讲个宇星的事。”

 衣宛理所当然甚至是颇为期待的定住了脚步,看着墙头上墙头上的少年拖着瘦长的影子露出很不羁的笑,夕阳垂落。

 “有一次啊,宇星起得晚了忘了要做的任务,最后在回廊里迷迷糊糊站到我面前说要抱我……”轩文的笑容越来越狡黠“你说有不有趣?”

 话音刚落,墙下的少女兀自别过头去跑走,满是愉悦地咯咯地笑个不停。


 “姐姐!就这一个,我要写本子!我能写一年!”远了的拐角地方隐隐约约传来笑成一团的清脆声音,高高的草叶也摇晃,墙头上的人却矫捷地纵身一跃,不见了踪影。

/你看这好比古文翻译但我的内心想把他们黑成浆糊/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