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绿色陈国长袍一只

一生寂寥怎堪忆,一身白衣何时洗

【裴茗×容广】流水账版历史纪实

/邪教出没预警/

  @画羽成殇 我要给小朋友你讲一个真实的十分客观不加滤镜的故事


从前有个国家叫须黎,须黎国有个将军。

噢,谁不知道呐,须黎国的将军风流倜傥,面貌英俊勾人,一双桃花眼迷得多少女人神魂颠倒如痴如狂。这可要气死多少跑过八百条街还追不上一个姑娘的苦命孩子哟。

 然并卵,他几乎战无不胜。

 这就让对他侧目而视的许许多多单身群众对他的印象大为改观,他们咬着牙想道,噢,这个本可以靠脸吃饭的将军竟然在凭真本事打仗,为国担当身先士卒,没想到他风骚的外表和风骚的内心里居然深沉地埋着忠义的内核,这么一想他真是愈发英俊逼人。于是他们就全成了将军的死忠粉。

 然而他们并不知道将军平生所好唯有打仗和睡女人,所以他无时无刻不在享受着人生巅峰。

 当然,须黎国这么大,总有一些人与众不同特立独行戴着的有色眼镜也不一样。其一是王公贵族们,这群纨绔子弟豪族大户忙着俾昼作夜,对于打了胜仗的将军一般只有一个反应,将军又胜了?很好很好,升职加薪,再接再厉。

 其二是被他始乱终弃的女人们,她们要不自伤自怜要不一哭二闹三上吊,试图和他一生一世一双人。可是裴将军就不一样,他秉承着天下美女千千万本人睡过一大半的思想,噢面前的女人影响到了我房中情致,那么不好意思了,还有能从南城门排到北城门的红颜知己等着我呢您就拜拜吧。

其三么,就是他的副将容广。

 在裴茗还没有一升再升举国扬名的时候他就和容广两个小小的武官凑到了一起。几乎没有性格上相似点的两人在用兵上配合得默契得出奇。那是一个始乱终弃,一个阴谋诡计,但是裴茗在大将风范上稍胜一筹,容广自甘为副并时时刻刻对将军顶礼膜拜。

 噢呀,将军撩拨女人可真有一手,容广惊叹,然后斥候一样悄无声息地跟随将军约会的脚步。

 只见哪,一个郎情一个妾意,昵昵耳语,一个丰才峻整一个妖艳逼人,一个牵手一个搭肩,然后那狐狸精再世的女人就拜倒在将军的石榴裙下了。

 然后呀,然后衣衫半解的女人就和将军共赴巫山云雨去。

 这个时候容广就无法再咬着拳头继续听下去,他一边往回跑一边总结着学习心得。如何哄骗一个女人?不,是如何勾引一个女人?不不不,是如何折服一个女人?可能是牵着她的手对她说‘哎哟我最亲爱的小心肝小宝贝你的眼睛令我着迷你葇荑似的小手令我沉醉’,可能是揽着她的腰解开她外袍上的束带?听起来很有道理的样子,毕竟将军这么干的时候那个风流倜傥那个让人无从拒绝唷。

 他又回忆了一下那个女人白痴一样的眼神无所适从的脚步,撇了撇嘴,心说算了我还是去看地形图的好。

 不久之后将军给剑起名字,从他和容广名字里各取一个字,叫‘明光’,还专门把这俩字刻在剑上头。容广感动得一蹦三尺高,从此再不跟踪将军约会,他的尾巴翘上了天,呵,哪个女人能把她的名儿刻到将军剑上?没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代表什么?官配啊认证过的官配!他从此就是将军的枕边(bushi)人了!还有情侣名的!

 呵,女人,容广得意地想。

 可能是因为他这一段时间看地形图看得格外专注,攻城的速度也快了一点,升职加薪的速度也快了一点,直让军中人人肥的流油闲的冒泡整天躺在营里养秋膘。

 然而一直在享受人生两大乐趣的裴将军仍然沉迷于他的人生两乐事,殊不知在下属们眼里他已经变得越来越高深莫测。不明就里的脑残粉们,哦不,忠心耿耿的部下们越来越觉得将军大公无私淡漠名利,无欲无求这个就算了。

 其中戴着粉红有色眼镜的脑残粉,不,部下之首就是他的副将容广。经过了一年又一年他眼里的将军越发表里如一眉目生辉天下无敌。在他的鼓动领导下军中不知道开过多少场学习将军高贵品质交流会和将军英雄功绩表彰大会,就差没有齐声当街大喊‘裴茗将军,文成武德,千秋万载,一统须黎’

 在这热情越来越高涨部下越来越膨胀的当儿裴茗仍然沉浸在他自己的人生乐事里。

 于是他的部下们就陷入了崇敬到膨胀再到崇敬再膨胀的死循环,唯有起兵逼宫才能纾解他们的心潮澎湃。

 容广领着头,拿着刀扛着剑,就往皇宫去了,裴茗这才知道,大叫一声不好,预感自己的平静好日子好像要到头。

 于是他也拿起剑,没错就是那把刻了名字的佩剑到了皇宫,看见熙熙攘攘一片的人,傻眼了。

 原来将军不仅是个爱睡女人的将军,还是个爱国的将军。

 这就不好了。

 他纠结了半天,拿起剑砍向造反的人群,庞大的队伍一会就只剩下零零散散几个人。

 原来将军不仅是个爱国的将军,还是个骁勇善战的将军。

 这就更加不好了。

 然而虽然他是个骁勇善战的将军,他还只是个将军。

 面前剩下最后一个人的时候,裴茗看了看沾满血的剑上的剑铭,又看了看面前的人。

 头发上的血滴下来,看不清。

 裴茗把剑一递,刺中了,也不躲,再收剑,这把砍了不知多少铁的兵器嘎巴一声断了。

 然后有追兵围上来,传令官喊,格杀勿论。

 原来将军真的是个爱国的将军,千钧一发之迹,他飞升了。

 裴茗仍然叫明光将军,他仍然没有再铸一把法器,他仍然传出数不清的桃色新闻。

 可是下界就不一样了。

 容广的魂魄跑到了断掉的明光剑里,游游荡荡,由爱生恨。直到几百年后,才又在铜炉山边和裴茗偶遇。

一阵对打之后,容广被抓住,去你的情侣名,去你的官配情,都是狗屁,他气急败坏地骂。

 然后他被装在了罐子里。

 裴茗静静听了一会,对着罐子说,你不是明光,你是容广吧。

 老子不是明光是谁嘞,容广嘴硬一下,少骂了两句。

 罐子里的容广听说裴茗再没有专用佩剑,自我安慰裴茗可能还有一点良心可言。

 再后来,不得了,三界第一武神被扒了四害之一白衣祸世,就把所有神官都关在自己殿里,各路妖魔鬼怪随意出没,裴茗殿里就多了刻磨宣姬容广仨同住,一天到晚扯着他不放。

 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风流债迟早要还的。

 容广凭着积出来的法力轻易胜了宣姬和刻磨,我这个官配都没说话你们搞什么幺蛾子,他心说。

 然后他开始数这几百年来裴茗又睡过几千个女人,什么宣姬呀什么王二啊什么张三啊,听说你还对雨师国的公主念念不忘?听说你还勾搭上那个上天庭第一女装大佬的哥哥水横天?不忌口呀你。

 外面的火呼啦啦着了起来,目前的境况是他们可能一起被烤熟在明光殿里成个神尸人混杂烤串。

 容广看了灵光一现,说你跪下为你翻来不让人和拈花惹草的罪过给我道歉我就和你一起闯出去。

 意料之中,如此没节操的事儿,裴茗竟然真的照做。

 容广哼了一声,直接在裴茗手里化剑,法力暴增,一下子就劈开了殿门。

 然而虽然容广得意哼哼地一边宣扬裴茗给他跪下道歉的光荣事迹一边对他说看吧我们两个联手天下无敌一边一阵劈砍,还是被白无相给打趴下了。

 幸好最后白无相还是被谢怜和花城夫夫联手打趴下了。

 一片战后的狼藉里仙京重建,然后劫后余生的神官们继续混吃等死,不,继续兢兢业业地做事。

 传言容广怨气消散,传言嘛,还传言戚容连点魂魄星子也不胜呢,那现在绿绿地,跟在谷子身边四处游荡的,是谁呀?

  然后呢?然后呀……

 突然意识到童话讲完了的我诡秘一笑。

 然后他们人间吵架天上和,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日光之下,再无新事。

评论(1)

热度(21)

  1. 画羽成殇墨绿色陈国长袍一只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棒的故事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