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绿色陈国长袍一只

一生寂寥怎堪忆,一身白衣何时洗

【裴茗×容广】jiust a 脑洞

/一个北极圈cp的脑洞,脑洞only/

/私设容广没凉


 /桃花神官裴茗给前旧部(前前前×1000前女友)跪下道歉为哪般?他们之间有什么不得不说的故事?在线等,有点急/

有一天,上天庭的通灵阵里有人匿名发出一条消息。

这条消息顿时在近日平静得不像上天庭的上天庭里一石激起千层浪,新上任的女神官们爆料八卦频出。什么《将军在上》《跪下解释你的滥桃花》《百年前的撒娇-一哭二闹三自杀》《我跪过的那些明光殿石板》《我追前妻-床第三十六计》一类的本子,第一本从裴茗没飞升时候两人干柴烈火缠缠绵绵写到裴茗看上异国公主喜新厌旧游戏花丛,容广一缕幽魂一身痴情寻找近千年才见到旧日情人,发现等闲变却故人心精神受创濒临消散。裴茗一个回头看到他不胜风雨的飘零娇羞,再次神魂颠倒,一个桃花将军之吻唤回容广魂魄,遣散三万情人和容广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本还算中规中矩,下一本,就活脱脱是妖魔化白蛇传再版,末尾还出了个金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莫过于你在跪着给我道歉,眼睛却看着别的女人。’

 再往下……不堪入目啊有伤风化。

  自此,就有数不清的女神官端着茶拿着笔夹着速写本在紧闭大门的明光殿外逡巡迤逦,昼夜不息,连南阳和玄真殿前的围观群众都少了不少。

 

 “裴将军最近好像格外的受欢迎。”谢怜看着明光殿外翘首并望眼欲穿的神官们在和花城通灵聊天的时候如是说。

 裴将军还真是……风流倜傥哎。

 “哦?”花城挑眉“他一直如此。”

 “前几天哥哥是不是好奇他怎么会服软道歉来着?”花城又问。“如果哥哥想知道的话……”

 “是吧……不过三郎也不要太费心了,我随口一问。”

 “哥哥这么一说,我越发觉得辛苦极了,岂止是辛苦……”花城用手指摩挲着珊瑚珠,眼尾一挑。

 “三郎……我……”

 谢怜脸上一热,马上把这事忘到了千里之外。

 

奇英殿。

 权一真捧着那本《将军在上》,对着刚刚显出人形的引玉魂魄兴奋地大叫。“师兄!我找到比花城那个更有用的方法了!让我看看只需要……只需要小半个时辰的‘真爱之吻’便可活死人肉白骨!”

 只可惜了魂体喷不出那一口凌霄血。

“这本明明是日前人气最高的……”权一真在被第一百零一次骂回两丈之外后委屈地嘟囔。

 “可那是上天庭女频榜单!”引玉近乎歇斯底里。


几天过去了,明光殿里没传出来半点声音,从风雅地小口啜着茶到大口灌着人间贡上来的咖啡的神官们黑眼圈简直比得上灵文。

 “我发现了!明光殿里设着结界!”窃窃私语里传出来一声笃定的呼喊,不少神官激动得把咖啡全洒到速写本上。

“啧啧啧!我说怎么这么多天没动静呢!”

“可不是!你是不知道,什么叫-春宵一刻值千金唷!”

 “这都三天下来了,怕是俱阳将军的名号要换人了呢!”


殿内。

“你扯出来那些乱七八糟的扯淡传言怎么处理?”容广喘息未定,靠在枕上拢着汗湿在鬓角的头发,没好气地对裴茗道。

 “那还不好办?”裴茗在一旁理着衣领“本将军一出面,教她们cp粉全变女友粉!”

 “少给我再惹什么桃色新闻!”容广伸腿去踹他,自己腰上倒先酸疼得一哼。

 “那我就欢迎他们来喝喜酒?”裴茗邪魅一笑。

 “你敢!”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容广狠狠瞪了他一眼。



当然,《为你,所向凑cp》和《轻轻一吻的魔力》这两本,又是后话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