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绿色陈国长袍一只

一生寂寥怎堪忆,一身白衣何时洗

【楚路】无解3

又名-论小魔鬼出错的时候如何成为好助攻

/对高天原的执念/

 -我是不会承认把一更掰成三瓣来凑数的-


“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到Sakura似乎正在蜕变为一个成熟又性感的男人。”座头鲸欣喜地喟叹。

 “那可未必。”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的酒德麻衣不以为然。

然而这时候路明非不知道自己受到了如此高程度的赞美,相比上次在台上绊了一跤的尴尬他这回颇为端庄地在舞台朦胧的光效里头把信稳稳捧在手里而已。

 把信送到凯撒手里之后他就可以下台,还算是个轻松的活计。到了后台他把那件绿纱衣往下一扒再套上西装,拾掇好自己之后顺着窗子往下看。

 外面红透的云彩遍布天空,各色的彩灯已经亮起,辉映出一片奢靡的繁华。

 有人进来,路明非回头一看,竟然是下了台的楚子航。

 孤男寡男共处一室,这不就是攻略师兄的好时机?小魔鬼大概就是这么个想法,路明非忖度了一下,在心里叹了口气,好吧,他的节操还没有掉光。

 在这不多的时间里,必定要有所行动了。

 “师兄,你知道奥丁吧?就是骑着八足马手里拿着昆古尼尔的那个?”路明非硬着头皮开了话头。

 “嗯?”楚子航的黄金瞳看得他发慌。

“啊,我只是有点好奇他的马和八爪鱼有什么区别……”路明非紧张得开始说白烂话。他看了看紧闭的门,又看了看窗边,脸憋的发红,这才对着楚子航,生硬地换了个话题,“大概一年之后师兄你应该会有一个在北极的任务……”

 “嗯?”楚子航的表情微微松动。

 “那时候你能不能……不要去?”

楚子航更疑惑了“什么?”

 “其实我有预知的能力的……”路明非觉得自己谎话都编不圆了“我预知到如果师兄你去了的话,会死在那次任务里!”

 阿弥陀佛,师兄,不要怪我咒你。

 “不烫……”楚子航上前一步去摸他的额头。

“真的!我以我的节操担保!会有那样一次任务的!一定别去!”感觉到熟悉的卡带一般的眩晕感之后,路明非急忙又喊了一句。

在清醒和困顿中间,他思绪如麻。

 奥丁的昆古尼尔是命运之枪,也就是说无论如何都会追着楚子航死缠烂打,能对抗龙王的,只有……只有……

 只有龙王!路鸣泽在他面对奥丁时的提示突然在脑海里想起,难道唯一的办法是干掉奥丁,一了百了?可现在他连奥丁的影都摸不着……

 路明非腹诽着这当儿不知道在哪里吃香喝辣泡妞任他使出全身解数都没法子叫出来的小魔鬼,一边不着头脑地胡乱思索。

 难道唯二的办法是跟屁虫一样粘在师兄身边不走?

好人做到底,小魔鬼你办的这是什么事啊……这简直不是攻略套路是精彩回顾!简直像高中时候那些该死的无解代数题!


由远及近的鞭炮声钻进耳朵,路明非第三次清醒过来。

 鞭炮声……高天原……欢送会?!

鞭炮噼里啪啦响成一片,湮没了鼎沸的人声。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