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绿色陈国长袍一只

一生寂寥怎堪忆,一身白衣何时洗

【楚路】无解 0

大概两三发完//巨型OOC/

/先放个开头/

又名-论小魔鬼出错的时候如何成为好助攻


 又是苟延残喘的一天。

果然师兄就算是乖小孩的模样也比挤眉弄眼的芬格尔养眼不少,刚把屏幕上贱兮兮打着哈哈的芬格尔倒扣在桌面上的路明非无奈地想。

 看着眼前这个心理年龄十五岁的黑瞳楚子航,他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身心俱疲,只好活动一下咯吱作响的颈椎,靠着椅子打起了盹。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之中,路明非睁开了双眼,倒是差点没被再晃晕过去。正对着他的是一块车窗玻璃,因为估计已经超过一百八十迈的车速,眼前的景物在他刚睡醒的眼里显得十分魔幻。

 等等!路明非在心里大叫起来,卡塞尔的效率真高!竟然这么快就把我这个全球通缉犯抓到了手!

 当然,当他稍微清醒一点地打量车里的人的时候就不会再这么想。就比如他偏头的时候看到的是正把着方向盘的凯撒。

 “老大!你什么时候……”路明非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不料“座位”的手把他箍得更紧了。

 他缓缓把头转到后面,对上了记忆里的黄金瞳。

 “师兄?!”他大叫一声,不顾高速带来的惯力,把整个上身都扭到了后面,仔细打量着楚子航有着刀削般凌厉线条的脸和永不熄灭的黄金色的瞳孔。

 “路明非,你又发什么疯!”凯撒一边抵挡这暴走族,一边对路明非道。

 “我们这是……哪里?”路明非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喃喃问了一句。

 “东京。”一直不说话的楚子航回答。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上开叉处已经撕裂的旗袍和丝袜,更加目瞪口呆。

 他竟然回到了一年多之前?路明非盯着楚子航的脸上下打量,一边在心里对不见踪影的小魔鬼狂轰滥炸。

过了半天那边才终于有回响。

 “哥哥,想让楚子航回来么?”

小魔鬼的声音极不清晰,像是老旧的磁带一样,声音里夹杂着沙沙的噪音,这一句完了之后,任凭他仔怎么呼喊也没半点声音了。

 果然是小魔鬼修改了时间线么?他这是搞促销免费给我一个挽回师兄的机会?路明非还没有细想,只感觉车子方向突然一个急转,还没来得及稳住重心就一头撞在了硬度堪比钢板的车窗上,眼前一黑。

 

等他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舒适得好像泡在带着薰衣草香气的海水里,眼前是个描着紫色眼线的金发大波美女,大波美女指间还夹着一支带着口红印的香烟。

…… 如此熟悉的情景。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