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绿色陈国长袍一只

一生寂寥怎堪忆,一身白衣何时洗

来自老人家的控诉

/来自老人家的控诉/

[息白&君梅]

[双坑北极圈了解一下]

[存在画风突变]

[OOC致歉]

梅念:我是一个命很大的老人家,一千多年活着的就我一个



息衍:我是个活得久的前辈,胤末燮初没死的除我不多



梅:那时候殿下还是朵小白花,认认真真学过打牌



息:那时候白毅还活蹦乱跳,偷偷摸摸拿我的钱买马



梅:我还有三个同伴,只不过现在都在殿下脸上,逐渐消失,我见犹怜



息:我们还有个离国同窗,只不过现在魂都飞上天,还没人记得,呜呼哀哉



梅:不过这就是没有cp的下场



息:不过这也是有了cp还娶夫人的下场



梅:那时候上天庭还有一群神官,苟延残喘,站着说话不腰疼,实践了什么叫多行不义必自毙



息:那时候稷宫还有一群名将,兢兢业业,纵酒放歌还出卷,上演了什么叫精忠报国还玩完



梅:那叫一个可恶至极,以至于我被殿下闭月羞花的面容吓得扭头就跑的时候忘记了曾经拽着他的袖子说我死也不离开你不呀么不离开你



息:那叫一个宅心仁厚,可是呀我的剑刺进白毅的胸膛的时候却不记得曾经抢着抄他的考卷说你借我抄抄来日阵前我放你一马



梅:后来打牌之中我觉得这句话可以引申为只要我活着没死就好

息:后来种花职中我觉得我是放了他那匹白马没错



梅:但我收的学生让我哭笑不得



息:但我收的学生让我叹为观止



梅:没过几天他就带回来个天煞孤星,还赖在他怀里不走,整天闹得鸡犬不宁



息:过了不久他就混成了个南淮恶霸,还整天厮混,闹得城里远近闻名



梅:他们一个一跃一个一接,暗送秋波,我只好思念我那远在天边的殿下



息:他们一个上法场一个劫,十二刀鸣,我只好嚼着花咒骂我那万里之外的白毅



梅:那时候他总用君吾的皮,怕不是显出身高差才故意



息:那时候他总是披一件白衣,还不是和我凑一对来臭屁



梅:他作为三界第一武神,居然要担心头发的问题



息:他作为御殿月将军,倒要问问一身白衣何时洗



梅:不像我,坑蒙拐骗,算命天下第一



息:不如我,涩悔谷口,马贼走起



梅:更别说,棋牌麻将样样精通,最最擅长四缺三



息:和你讲,城楼双陆莳花箜篌,东陆杂学无敌



梅:想当初他也是为国为民中二得很,后来却摇招魂幡摇的哪个欢



息:想当初他也是中正平和兢兢业业后来却死不承认入过天驱



梅:至于结局,结局不明



息:想想后续,原作仍坑



梅:面膜推销千年,浮光掠影,又是何必



息:逆世而动到底,十里霜艳,血染白衣



梅&息:若是再从头,我会珍惜,最初的你



梅:不论烈焰尘泥,物换星移,不问归期



息:不管星命顺逆,只换你那一抹笑意



梅&息:不弃,不离。

评论(5)

热度(82)